水果视频污版

ios破解软件蓝奏云

“哇。”

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底下的灯火和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,手指不自觉地在透明玻璃窗上划过,史明暇的眼里忍不住泛起一丝痴迷。

“喜欢吗?”

在背后抱住美眉,周安安闻着那白腻的耳垂,轻声问道。

“嗯。”

用力地点点头,史明暇整个人软软地靠在男孩的怀里。

“我也喜欢。”

说了一句有些模棱两可的话,周安安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。

房间里开着中央空调,下午刚叫钟点工打扫过的房间很是整洁,只是在夜里很快变乱,新换的床单被套、沙发都有了点褶皱。

这样的环境下,氛围很浓烈。

周日的早上,一番晨练之后,周安安没有赖床,而是坚持晨跑。

生命,在于运动。

碎花裙美眉绿野丛林间唯美高清写真

再者,周日培训班也有初中的课程,虽然有职的老师在,周安安总不能一点都不管。

“是该招个负责人了。”

坐在校长室里,周安安觉得还是需要一个人来帮他掌控培训部,不然他可没空去玩啊。

说做就做,周安安在网上找了一下,选择了一个名气较大的杭城猎头中介,让对方帮忙找人,预付定金两千。

等找到了负责人,那他以后就轻松了。

“学生会?…行,我到时候看一下……”

正在美好地想象着躺着把钱挣了的事情,周安安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不置可否地挂断电话,周安安想了想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“你已经卸任了?”

打给老卢,结果听到对方的说法,周安安惊讶地问了一句。

仔细想想也是,学生会老大这个职位一般会在大四第一学期移交,已经大四第二学期的老卢算是多赖了半个学期。

只是学生会找他商议勤工俭学的事宜是什么鬼,这么官方。

以前都是他把名单报上去,学生会盖个章就完事了,难道还想让对方插手不成。

搞个头,想太多了吧。

不知道这是他的私人领地,神圣不可侵犯吗?

“应该是那个新上任的李会长要做点成绩出来,你那里勤工俭学的名额毕竟挂在咱们院学生会里,收买一下人心还是不错的。”

作为当了多年学生会老大的卢铭一针见血地说出了其中的缘故,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坏笑。

他早就看那个觊觎他会长位置的副手不满了,硬是拖了半个多学期才卸任,除了一些因素,恶心一下对方也是其中一个理由。

没想到,对方一上任,就迫不及待地动手。

卢铭很想看看,那位觊觎了他位置一年多的李会长,会怎么碰壁。

至于周安安因此吃瘪,不好意思,那就不关他的事了。

“老卢,你这个事情摆得平不?”

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不想和什么学生会打交道的周安安径直问道。

能让人摆平的事,就不要自己动手。

虽然他是学生会成员,可是从未参加过一次学生会的活动,和透明人无异。

“人走茶凉,那个李英成先前和我不怎么对付,你可能要注意一下。实在不行,你就去找下院长,你挂职当个副会长,也就没什么事了。”

先前就有意让周安安继任,结果对方看不上,不想人走茶凉的卢铭也很无奈啊。

没办法,学生会会长的履历对普通学生来说绝对是一个香馍馍,但是对于这位年收入百万的小学弟而言,没有任何的吸引力。

想起前两次劝说对方的场景,卢铭就有点牙疼。

“老卢,你这个会长当得不行啊。”

鄙视了一下卸任的老卢,挂断电话的周安安敲了敲桌子,起身走了出去。

开车到了第二校区,周安安还准备在门卫处备注一下,结果保安很自然地把大门打开了,还主动上前问了一下需要什么帮助。

他方才想起这不是他上辈子的福特和小奥迪了,而是正正经经的百万级豪车。

保安,也是有眼力劲的。

这个万恶的资本世界。

“我来找生命科学学院的施院长。”

没有说自己是学生的蠢话来打脸什么,周安安直接说了一下。

做人,要低调。

“施院长一般行政楼二楼办公,前面右转第二个路口就到了。”

对于这种牌照显眼的豪车,保安很是客气。

“好的,谢谢。”

点了点头,周安安安静地开进了门。

如今还不是人人买车的时代,校内的停车场空得很,行政楼前倒是有几辆老师的车停在那里,最好的也就是一辆奥迪A6。

周日很空,周安安的豪车丝毫没有霸气四射地照耀到什么人,犹如锦衣夜行。

低调,要低调。

挥去脑海中二逼的情节,周安安迈步走进大楼。

“院长。”

提前预约过,周安安敲了敲门,就走了进去。

“嗯,我知道了,这件事我会……”

正在打电话的施明迪示意男孩到沙发那边先坐一下,继续拿着座机聊着。

听着院长的对话,周安安隐约听出了学校扩建、学院扩招的事,还和学校申请升级为‘海州大学’有关。

嗯,明年海州的第三校区正式投入使用,可以在那里开一家奶茶店,生意应该不错。

“上好的龙井茶,尝尝。”

打完电话,施明迪亲自给这位学生泡了杯茶水。

他倒是没想到,当初只是随口的一句应承,这个大一新生硬是鼓捣出了点名堂,如今在鹿城地界还有点名气(都是卢铭说的)。

这种学以致用的学生,他还是很欣赏的,大学需要培养的就是这样对社会有用的人才。

若不是这些年,海州学院在人才培养方面没有什么建树,申请升格为‘海州大学’的事也不会有这么多波澜。

别看只是两个字的区别,其中的东西,天差地别。

如果周安安知道院长脑海里的想法,肯定会安慰对方。

完不用担心这个,再过十年,等施院长熬到了施副校长,海州学院也不会变成海州大学。

这个,偶尔回学校关心一下学妹发展的他可是很肯定的。

“很香。”

闻了闻,根本不懂茶的周安安口头点了个赞。